澳门新普京 > 密室营救 > 消失的L

原标题:消失的L

浏览次数:92 时间:2019-12-05

人们发现并使用火。

贪恋温暖,流连盛景,却也因此玩火自焚,付之一炬。

正如人们消费爱情。

消失的L。贪恋温存,流连体肤,却也因此燃烬刻骨,满目疮痍。

——题记


一、

早上6点。正值冬季,寒风刺骨。

路上人影稀疏,只有起早贪黑的包子小贩和打铁店里的老王头相伴。

“铛~铛~铛~”

老王铁铺在这十里八村久负盛名,活多得忙不过来,早早就开张了,干涩的打铁声振聋发聩地在街上回荡,仿佛要锤破这寂静的夜空。

小贩很奇怪。换平时早就有环卫工人过来排队买热腾腾的包子了,今天早已过了饭点,还是未曾见到往日老主顾的身影。

他刚准备开口跟老王头讨论下今天这反常的情况,老王头却似乎当他不存在一般,正仔细端详着手里刚出炉的一把菜刀,不时地挥舞几下。

看着老王手里如镜般的刀身泛着寒光,小贩不禁打了个冷战,硬生生把话咽回了肚子里。

又过了一会,本已破晓的天空突然像被人凭空挥了几笔重墨般变得阴沉,暴雨倾盆而下,窸窣地冲刷着斑驳泛青的石板路。

“大早上就下这么大雨,还让不让人做生意!”小贩嘴里一边不干不净地暗骂着,一边吃力地撑开三轮车上早已备好的遮雨伞。

装好遮雨伞,小贩起身环顾四周,路上还是空空如也,只有昏黄的路灯还矗立在路边,孤零零的,像被流放在荒无人烟的海岛。

“奇了怪了”,他一边小声嘟哝着一边百无聊赖地抬头盯着路灯。

消失的L。看久了竟觉得路灯黄得有些发白。

惨白得像白血病晚期患者的脸。


二、

“相学确实是一门博大精深的文化。阿丽那个贱人果然是一股子克夫相,甩了她真是我这辈子最英明的决定,看样子用不了多久我就可以不用住在这个垃圾破小区了呢。”

周生拿着高脚酒杯站在窗前看着外面滂泼大雨,一边右手轻轻摇晃着杯中的红酒,一边遐想着以后的生活。

“您有新邮件,请注意查收!您有新邮件,请注意查收!”

冰冷的机器语音提示声打断了周生的思绪,在安静的房间中久久环绕着。

“终于来了!哈哈哈!”

周生没有半点美梦被打断的愠怒,眼中发散出奇异而贪婪的光芒,脸上竟浮出一抹病态兴奋的潮红。

“这个...简直绝了!”

坐在电脑桌前看完邮件,周生情不自禁张开双手为里面的内容鼓了一会儿掌,随即打开word,开始飞快敲击起键盘。

电脑的桌面是阿丽和周生的合影,是分手后周生没来得及去改的。

照片里的阿丽和周生两人还是最初幸福的模样。


三、

周生,Z市人,不温不火的悬疑侦探小说家。

周生认为自己出不了名是有原因的。

世界上不是缺少美,而是人们缺少一双发现美的眼睛。

他认为罗丹这句话很对。

但是他根本无法从塌鼻梁小眼睛的阿丽身上发现什么美。

刚在一起的时候还好,虽然相貌平平,脾气暴躁,但起码身材算得上苗条,走在路上不看脸还能被称赞一句魔鬼身材。

可是后来胖得跟猪一样,性格却还跟以前一样刁蛮,花钱的速度让周生膛目结舌,最后不得不把网上的段子用到现实中来:

每当某个网站有促销活动,提前先输错密码把支付宝冻结。

周生每天看着一头会花钱的猪嗲嗲地骂人,想想都快吐了。

那天他不知从何处得知某处的算命先生很准,便拿了阿丽的照片过去算了一卦。

“下三白眼,眉低压目,典型的克夫相。”

算卦的老头留着一簇花白的长胡子,不像一般摆算命摊贼眉鼠眼的猥琐,倒是挺有一番仙风道骨的韵味。

果然如此。周生长舒了一口气,看来我只是才华被压制了而已嘛。

消失的L。随手扔下点算命钱,也没跟算命老头道声谢,便扬长而去。

确实,他只是想找个理由支撑他甩了相伴多年的枕边人而已,至于准不准,周生是无所谓的。

“等等!你鼻梁出现赤筋,恐怕不久后要出现血光之灾啊……”

身后传来算命老头急切的呼唤声,周生连头都懒得回。

切,你这种算命老头,我笔下写的多了。不就是想要给我解决讹点钱吗。用这种弱智套路前也不看看我是谁。


四、

周生有一个秘密。

有一个永远不会被第三个人知道的秘密。

——如果那个给他发邮件的是“人”的话。

他已经不再是当初坚定的无神论者了。

在阿丽撕心裂肺的哭喊和挽留声中,周生根本不为所动。

在那一坨恶心的肥肉扑到自己身上数十次后,他终于忍受不了了,烦躁地甩开,并丝毫不顾及往日旧情地狠狠踹了几脚,这才腾出手来带着行李离开了和阿丽同居的出租房,换到了另外一个小区。

搬到这个破旧但房租便宜得吓人的小区,他的创作也并没有像原本预想的那样扶摇直上,生活依旧囊中羞涩,继续处在泡面和老干妈的边缘。

直到那天他的邮箱里收到了一封署名为“L”的邮件。


五、

“您有新邮件,请注意查收!您有新邮件,请注意查收!”

那天的凌晨,周生正像往常一样在桌上垂着头撕扯着头发,构思着明天需要交稿的文章。

“谁这么敬业,这个时间点了居然还在发垃圾邮件。”

周生觉得有点搞笑,准备打开邮箱直接删除。

——跟所有的强迫症患者相同,他不允许自己的桌面上出现任何”未读”或红色“1”的字样。

算了,都是混口饭吃。看在你们这么敬业的份上,我就先看看这邮件是推销啥的吧。

周生鼠标在删除键上停留了好一会,又突然产生了一股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于是点开了邮件一目十行地浏览了起来。

……

“这篇创意简直太棒了!绝对是悬疑大师才能想出来的绝妙构思啊!”

周生如饥似渴地看完邮件,仍然觉得意犹未尽。

“这绝对是市面上没有出现过的题材!哈哈哈,我周生终于要火了!”

他激动得发抖,胸膛由于过于兴奋剧烈地起伏,在双手哆哆嗦嗦点了根烟稍微平复了下情绪后,周生立刻照着邮件里提供的小说大纲,事件梗概照葫芦画瓢地写了起来,文思泉涌。


六、

周生火了。

火得速度如同黄河泛滥般一发不可收拾。

一时间,微博热搜,媒体采访,他享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度。

从四处投稿到处吃闭门羹的不知名草根作者华丽转身变成现在红遍大江南北的著名青年小说家,周生春风得意,愈发觉得甩掉阿丽是个正确的决定。

白天受邀举办各种书友会或是录制各类节目享受着粉丝簇拥,晚上流连于各大高档场所,纸醉金迷。

周生沉醉于现在的生活,“L”成了他心里唯一存在的谜团。

L还是每隔两三天给他发一次邮件,再没有多余的话语,仿佛对于周生现在红得发紫一无所知。

“你到底是谁?是人是鬼?为什么要帮我?”

周生在无数个寂静的夜里带着疑问给L回复了无数次邮件。

然而L也跟所有小说中出现的神秘人一样,石沉大海,杳无音讯。

久而久之,周生也就放弃了。

也许是平行宇宙中的“我”发来的吧。

他这样安慰自己。


七、

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

对于周生这样贪恋美色功名的人来说更是如此。

知名青年作家的头衔已经无法满足他的欲望。

他想“周生”这个名字在文学历史的长河中闪耀,跟柯南道尔并肩。

“我想要有更出色的作品,我想更加成功!可以吗?”

又一次收到L的邮件后,周生终于忍不住这样回复道。

周生告诉自己应该没什么希望,但他的内心深处还是莫名期待。

扑通,扑通。

像个情窦初开的小男生初次递情书给暗恋女孩的紧张,能清楚地听到自己有力的心跳声。

一个小时过去了,窗外的寒风依然肆虐,老旧的窗架被一次又一次狠狠地撞击,发出不堪重负的喑哑的呻吟。

邮箱还是没有动静。显然,随着时间的流逝,回复的可能性也越来越渺茫。

唉,还是跟以前一样石沉大海。

虽然一直在暗示自己没戏,但还是难掩脸上失望的神色。

算了,先去睡觉吧,这样也挺好的。

“您有新邮件,请注意查收!”

周生合上眼正准备入睡的时候,熟悉的语音提示声突然又传入他的耳朵。他连披件外套都顾不上,一个鲤鱼打挺就窜到电脑前。

L第一次回复了他的邮件!

他觉得整个脑海都要激动得炸裂了。

周生颤抖地点开标题,正文是一行鲜红色的三号字体,只有六个字:

可以,两个月后。L。

那是一种周生从来没有见过的字体,“L”这个字母看起来如同撒旦的利剑垂直地刺入心脏。

他突然觉得像是在跟魔鬼达成契约。

而这个感觉诞生一秒钟后就被他抛弃了。

“我又没有付出什么作为交易,这么久了还不是好好的?现在的我不是以前的我了,等你把这个文件交给我,我一定想办法知道你到底是人是鬼。查不到也就算了,要是知道有你这么个人…嘿嘿,要么就在我身边一直帮我写小说,要么就…我可不想哪天你突然揭发我毁了我这么久的努力。”

周生突然升起一股让他自己都感到恐怖的想法,而他的嘴角却不自然地泛出一抹邪恶的弧度。

贪婪就像朗基努斯之枪一般能够摧毁光明。在贪婪面前,人心是没有恐惧的。


八、

“我要到另外一个城市去了,你能再回来陪陪我吗,我已经看开了,只想和你再找一个晚上聊聊天,再看你一眼。”

许久不联系的阿丽突然给周生发了一条语音消息,并在后面附上了她的自拍照。

照片上,阿丽似乎又回到了最初的魔鬼身材,想来分手后没少锻炼,并且垫了鼻梁,割了双眼皮,虽然不能算上绝世大美人,起码放在人群中也是娇花一朵了。

如此明显的暗示,作为老司机的周生怎么会看不出来。

以前的那坨肥肉他看不上,而对于现在丑小鸭变白天鹅的阿丽,加上恢复的魔鬼身材和嗲得让人发酥的声音,他是不介意去完成一发分手炮的。

“呵呵,好啊。什么时候,在哪里。”

周生轻笑,我有今天勉强也算你一份吧,垫脚石也是有功劳的嘛。

“就今天晚上吧,我还住在原来的地方,你懂得哟~mua”

阿丽得到周生的答复后也显得很开心,又连发了几张自拍照,声音更加温软诱惑,话语间充满了无限的挑逗。

周生恍惚中又看到了他们一起手牵手走过让人目酣神醉的风景,在寒冷的冬天相拥着去人来人往的街边吃上一碗滚烫的麻辣烫的甜蜜,惹阿丽生气时总有说不完的笑话三言两语就逗得她破涕为笑的样子。

如果你早变成现在这样,或许我当初就不会甩掉你了。

如果没有L的出现,或许我也会重新跟你在一起。

想到那个血红的L,周生猛地反应过来,连忙甩甩头把莫名的情愫轰出大脑。

现在的我,已经不是你这普通女孩配得上的了,跟你一夜春宵也足够仁至义尽了,多少比你漂亮百倍的美女想上我的床都没机会。


九、

小区的大门过于狭窄,周生需要下车走一段路才能到阿丽所住的楼前。

天很冷,没有月亮,漆黑的夜空如同黑洞一般吞噬了所有的光线。

这小区实在太旧了,人烟稀少,就连街边的灯光也是微若流萤。大门口的铁门早已锈成红色,推开来会发出一阵阵斑驳的吱呀声。

周生突然觉得阿丽挺可怜的,毕竟除了比较败家比较丑,她也没做过什么错事。

临走前给她点钱作为这么多年的补偿吧。

他一边这么想着,一边用力地紧了紧身上的大衣,弓着背走向阿丽的住处。

房门没有锁,轻轻一推就开了,周生惊讶地发现所有的物品摆设都跟他在的时候一模一样,甚至连之前用过的情侣牙刷,情侣拖鞋都被整整齐齐地摆放在原处。

手指慢慢抚过这熟悉的一切,最后驻足在房间正中央新放上去的一幅往昔合照前,思绪万千。

“都还记得吗,周生。”

一双冰凉的手穿过臃肿的大衣,攀上了他火热的胸膛。

阿丽一袭红纱,搭上精心准备的淡妆。

朱唇皓齿,翩若惊鸿。

阿丽给他发的自拍照并不及现实中十分之一的美丽。

周生只觉得全身气血上涌,拦腰将阿丽抱起,重重地摔到了沙发上…

“周生…这辈子…我只能是你的…好吗?你也…只能永远属于我…”

鸾颠凤倒之时,阿丽双眼迷离,朱唇轻启。

“唔…嗯…”

周生没有回答,只是如同一只冲破桎梏的野兽一般发出一声声沉闷的低吼。


十、

L没有食言,同样在一个深夜给周生发来了邮件。

这次是一个密室杀人的案件灵感,详尽,完美,不比历史上任何著名的同题材小说差。

“这个确实比之前的还要出色,但是光凭这一篇想要跟柯南道尔这些名家相提并论,还是差一点啊。”

周生有节奏感地用食指轻轻敲着桌板,皱着眉头想着。

“嘿嘿,不过也没关系,等我写完这篇,我就会去找到你。L是吧,有你这样的鬼才存在却又不受我控制,实在是如鲠在喉呢。”

他低低地笑了起来,如同指甲划过玻璃般的尖锐笑声让人不寒而栗。

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了当初受恩惠时的感恩戴德了,瞳孔不复从前的明净,只有贪婪和欲望的火苗在眼眸深处熊熊燃烧。


十一、

周生终于搬进了梦寐以求的大房子。

如同宫殿般豪华的装修,透明的落地窗可以俯瞰整个城市的夜景,甚至还有个私家花园可以让他在日丽风清的午后小憩。

得益于L的灵感,他的那篇密室杀人小说一问世就如同在平静的海面中投下一颗原子弹一般引爆了整个文学圈。

一时间,无数报纸杂志出天价向他约稿,一个个草根作家也为了追随他成功的脚步像雨后春笋般涌现了出来。

而L好久没有给他发过邮件了,如人间蒸发了一般。

面对每天接不完的约稿电话,周生只能先一边安抚他们自己正在准备一篇长篇巨著不久就会问世,一边试图通过各种渠道查询L的消息。


十二、

这天早上,周生正跟往常一样坐在电脑前冥思苦想着寻找各种方法揭开L的真面目,浏览器推送的一条标题为“本市某出租房内发现死亡多日女尸”的新闻吸引了他的目光。

“日前收到群众反映,某小区出租屋附近出现了浓重的腐烂味持续多日,警方敲门无应答后破门而入,在室内发生一具死亡多时高度腐烂的女尸。从现场来看不排除他杀可能。欢迎广大群众拨打我市公安局电话提供线索。对于接下来的案情发展,本台将会进行跟踪报道。”

后面是以免引起不适打了浓重马赛克的图片,但是可见的部分就算是化为灰烬周生也能一眼认出来。

——那是阿丽的房间!死者肯定是阿丽,无名指上还带着那颗白银戒指,周生亲手戴上并保证总有一天会变成钻石的戒指。

周生呆住,这一刹那全世界只剩下他心脏的急速跳动声。

如同被雷电侵入后般不受控制,随时要跳出他的体外。

他觉得有些口干舌燥,想解开衣领的纽扣透透气,大汗淋漓地解了半天,却发现这该死的纽扣如附骨之疽,不管怎么努力都徒劳无功。

“喂,您好,周生先生,请问您现在在家吗?”

手机响了。

“是的…请问您是?”

他稍微平复了一下情绪。

“您好,Z市公安局。今天早上出租房的案件,现场遗留了大量您的指纹,死者衣物上有精斑残留。同时我们单位都是您的小说迷,发现您最新的密室杀人力作中凶手的作案手法套用到这次案件完全成立。现在我们的同事马上就要到达您的住处,希望您予以配合…喂?周先生您在听吗…喂…”

手机从周生的手中滑落,摔在地板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电脑屏幕上的阿丽还是一直甜甜地笑着,看着她明亮的眼睛,那天晚上意乱情迷时阿丽的耳边细语不断在他脑中回荡。

“周生…这辈子…我只能是你的…好吗?你也…只能永远属于我…”

本文由澳门新普京发布于密室营救,转载请注明出处:消失的L

关键词:

上一篇:失巫灵部落(4)

下一篇:密室营救《紫魂戒》——第七章 携猫入观